走鉛筆的人-石晉華

  《台北雙年獎》雖然是一群學生的一件作品,但作品的呈現過程中,卻透過美術權威體制外的評審,選出一件得獎作品──石晉華的《走鉛筆的人》。究竟這件作品如何在百花齊放的當代藝術展覽中打動跨界的五位評審?

  一九九六年,一枝石晉華常用的原子筆即將用盡。在美國加州爾灣念書的石晉華坐在桌前,拿出一大張白紙,讓原子筆在上面塗抹、馳騁,筆越滑越快,在他畫完最後一張畫之前,石晉華回憶起這段時間裡,與這枝筆共同生活的痕跡。紙上一條條的墨痕,寓含著執筆者的嗔癡悔懺。

  一次又一次看似無意識的線條塗抹中,有忘我的專注,有雜想湧現,一如修行人打坐。於是石晉華開始作一個「走鉛筆的人」,以藝術創作來修行。

 

南無地藏王菩薩

  依著建築牆面,石晉華架設一面三十二乘八英尺大小的白色木板,分別以膠帶將削鉛筆機與錄音機固定在自己的左右手臂上,並將錄音機的麥克風貼在嘴上。然後開始以鉛筆來回在牆上畫出鉛筆線,同時冥思默唸《心經》和《華嚴經》。這樣走線與默誦的行動不斷重複進行,每次持續兩小時十五分鐘,全程並有錄影機紀錄下來。

  從一九九六年三月至今,石晉華在美國、台北華山藝術特區總共走了四十二回。面對華山特區《CO2台灣前衛文件展》中各種嬉鬧炫麗的藝術作品,這一件看似沈重無趣的作品,顯得一枝獨秀。評審之一的佛光人文社會學院藝術學研究所所長林谷芳認為,時下藝術家習慣概念文字先行,然後再衍生出美術作品來,使得作品的理性有餘,卻缺少一股直觀的掌握,甚至在意念與作品呈現之間,出現眼高手低的問題。然而石晉華這件作品,並非為展而展,由內在思維到外在藝術呈現上,表現一致。更重要的是,「這件作品,看似很個人,卻又有感動啟發大眾的普同性,」林谷芳指出。

生命的線條

  對於本身患有糖尿病的石晉華而言,一九八○年開始注射胰島素,並長時間使用血糖機紀錄血糖值,二十多年來,驗血糖次數高達四萬多次,那些與他身體生命相依、相控制的醫療廢棄物,都被他裝入密閉式的塑膠袋,妥善保存。在身體的 苦痛中,透過忠實的紀錄,他發現人的身體非能自主掌握,因此更希望透過身體的試煉,獲得靈魂的真正解脫。

  「人們大概不曾真正看透生活中的無奈與荒謬,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單調重複的行為和不經思考的行徑。如果可以把人生所有的軌跡累積在眼前,我們大概會訝異於生活中充滿了一再重複、不具意義、幾近荒謬的作為或營求,」石晉華表示。

  藝術的極致原本幾近於宗教,石晉華這一藝術行者,在眾聲喧嘩的當代藝術中,安靜地探索生命本質,感動著不僅是藝評人,更是紅塵浮世中的你我。p.69來回地行走,如實留下無數鉛筆線條。石晉華將自身試圖以藝術超越肉身的侷限,讓作品呈現了宗教般救贖的精神。(石晉華提供)p.70在當代藝術一片嬉戲豔麗的風潮下,石晉華樸實安靜的作品,深深吸引了《台北雙年獎》跨界評審的眼光。(石晉華提供)

連結至《走鉛筆的人



 

 
Designed by Bijut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