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高雄獎獎評紀實 / 一位評審的心路歷程

高雄獎評審委員總講評

賴香伶:
我覺得這個結果還算令人滿意,入圍的五位藝術家的作品藝術性,還有技術部份、其實都還蠻平均的,就是藝術的高度也蠻一致的,整個分佈上都還不錯,這次的平面繪畫審查上整個表現,跟前幾年其實有很大令人驚喜的表現。不管是在議題上,或是內容都反映著一種個人的生活狀態,保持著一種平面繪畫材質的探索。有一種奇想,在敘事性上面的延伸,都很不錯。我對這次入選高雄獎的五個人的作品,印象最深刻的,是平面繪畫的這個部分。

陳宏星:
這次的評審結果我沒有感到很意外,考慮到所有評審對於當代藝術的傾向,這應該是非常合理非常邏輯的結果。有關錄像、攝影方面的作品也比平面油畫跟工藝或甚至其他的媒材入選率都更高。這不是因為考慮到類別的關係,而是因為當代藝術的發展與當代性,有些媒材就是比較佔上風,這是無可避免的。就水準來講,讓人驚奇的,事實上還是佔非常少數,在當代性有些作品是比較突出的,譬如說我覺得55號它利用文件的方式呈現,它的「笑話計畫」我覺得是走在當代精神的前端。這是我對於這次評審結果的一個看法。

李思賢:
最後評選的結果,我跟宏星一樣都覺得沒有太大的意外,但有遺憾啦!就是比較傳統的東西,他們試圖要從一個傳統裡面去掙脫,然後結合一些現代的、新的語彙的表現方式或者是觀念,結果在這裡無法得到認同,所以我想可能它們自己本身還是有些東西不足。但是相對來講,很有可能,他媒材的弱勢,這是現代藝壇的一個現象。高雄獎現在產生這樣的一個結果,它有可能是藝術界、當代藝術發展的縮影。我們綜觀5件作品,有一件油畫、有一件攝影、有三件複合媒材,雖然複合媒材裡面有一個「笑話計畫」它比較特殊,它不是單用影像去處理,整體來講它對於整體當代藝術的傾向來說是非常明確的。我覺得水準也都是蠻整齊的。

陳瑞文:
我大概有3個心得,第一點會感到有一點點的小遺憾,就是初審那一關它在分類的過程裡面,沒有入選的那一部份,沒有看到。所以這部分感覺有一點點小遺憾,假如能看到那些被打掉的作品,那麼也許會更開心。當然也了解一個展覽有入選跟不入選,對未入選是哪些作品我是蠻好奇的。第二點,整體來說今年的高雄獎入選的作品包括到第二輪的16位,是非常多樣、有趣,比起去年參與的作品,質跟量都是還不錯,今年有一些題材都是比較年輕世代藝術家的創作,還有在表達方式上看到一些新的東西,這是非常有趣的。第三點,我一直是不認為我是在當評審委員,我也不認為我在評所謂最佳的作品,因為我總認為在當代藝術裡面沒有優劣、好壞之分,如果承認它是一個共和國的話,那每一個作品都有它的絕對性,技術之間是不能作比較,因為技術是技術本身,所以我不會認為我是來擔任評審委員,我今天來參與這樣一個工作,是試圖透過這麼多有趣的作品來表達我個人在藝術範疇裡面的一些看法,然後提出一些作品來跟大家作討論,這大概是我的一個心態。那對得獎的作品我也會這樣來看,包括得獎、包括入選、還有包括不入選我都認為中間差別不大,有些作品因為它的探索性、因為作品的形態被欣賞,那這不意味這以後都是正面的,有一些沒有入選的,是不是就真的就是某些層次比較弱?這部分我也覺得中間沒有什麼差別,我開心的是藉著討論的過程裡面,跟其他四位評審委員作學習,整個來說,我們最後還是在遊戲規則裡面提出我們心目中認為可以得獎,第二天入圍大概有16件,這中間要分出彼此好壞是很難,在整個討論過程中委員彼此丟出一些議題,也無非是想嘗試來交換對藝術的看法,在遊戲規則裡面評選出5位得獎者。

就這5個作品來說,大家共識最高是55號,55號這個藝術家在所有參展的作品裡面是一件不太一樣的作品,因為它的呈現不在作品本身,而是在思想行為本身,我們所看到他的作品是他的思想世界,這包括對當代館的這個虛擬體度或對於現代藝術史概念,或者是對網際網路提出他非常個人的看法,不論作品的有形,事實上它只是來證明他的這個思想行為的一個痕跡,事實上這不是作品本身,所以我認為這是不太一樣的作品。大家共識很高,除了對他的肯定,另外是他的過程,藝術家的追尋有一定的純度,他的作品,我們都願意推薦他做一個指標性的作品來討論。當然不意味他就是最優秀,而是指標性的作品可以討論。

第二件作品脫穎而出票數非常高的是60號,這件作品我覺得它蠻有趣的地方就是語言上的一個純粹度,在影像上就是黑與白,透過一個非常簡單的符號然後進行一些想像,所以題材是非常當下的,在語言上也有非常獨特的地方,我總覺得如果在展出的時候,變成整個情境是全面性的輸出牆面的話,給他一個獨特空間,那麼我相信他展出會非常有趣,這是有關於60號。

再來共識也蠻高的是可以討論的作品是18號,用油畫的方式畫了一些筆觸跟線,上色的方式在油彩的經驗裡面,我認為是非常大膽的,也是非常貼切,藝術家除了在題材型態上令人非常耳目一新之外,在油彩的使用上有非常個人的探索性,這是我對18號作品印象深刻的地方。

之前共識不高後來共識變很高的是50號作品,這件作品我剛開始看的時候,並沒有給我非常強烈的感受,主要是因為現場有60來件,因此在視覺上被其他作品所分岔過去,也就是說昨天看的作品跟今天不太一樣,昨天有60幾件在視覺上受到影響,今天聚焦在10幾件,這件作品給我非常強烈的感覺主要是因為用一個很簡單的影像處理,然後提供一個非常特殊的視覺經驗,在視覺語言上有一些新的嘗試,我想這是大家對它感到蠻有趣的地方。

另外53號作品,原先的票數也不是很高,到後面票數越來越高,我對這件作品也是能夠看出90年代中期以後年輕世代藝術家,進行各種嘗試裡頭跟中世代藝術家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他們幾乎不去碰觸社會議題,那這不意味他們作品不具社會性,他們作品所暴露的多重感覺性跟人還有各種可能來說,其實他們想要碰觸的,用社會性來講是另一種面貌,作品在這個部分提供了非常具95年以後一個新的思潮,我覺得這個作品裡面是可以談非常多的,很多類似的作品大概最近10年都看的到,以上是我個人淺顯的意見。

薛保瑕:
首先我非常感謝主辦單位,讓評審委員有這麼充分的時間來討論,我覺得這個大概是我個人參與很多評審裡面,真的是 .. 好像是第一次可以這麼完整的,幾乎對每一輪我們都作討論,所以在這邊,我相信每個委員也都很不吝嗇的提出為什麼投出這一票的原因,作為它在跟大家討論溝通的基礎,這一點是在國內、比賽過程中裡面很重要的改變,往往我們在看作品難免有些主觀因素。可是藉由其他評審所提到的部分也讓我們在投選作品中我們看到有些部分正在改變中,我覺得這是非常神聖的就是說,在現場裡面因為有這些基礎才產生這樣的效應,從一個評審機制來講是非常有機的一個進行方法,我個人非常肯定,也覺得整個行進方式裡面凝聚了共識,55號是完整度相當高的一件作品,它反映出在文字與圖像之間必須連結的兩個跨媒材的處理手法,因為文字本身特別是笑話,笑話其實都是在關鍵的那一刻裡讓你不得不笑,也是難度很高的事情。如果你對台灣的環境以及社會事件熟悉的話,將會心有靈犀一點通,身有同感,在同感之間還能讓你一笑莞爾,看淡風塵世事。作品本身顯現了作者以非常細膩的手法切入,很多不用新聞式的導引進去,可是絕對有新聞後面的事件,作為我們了解文字敘述的那個實際發生的事情,我覺得他本身來講跨領域、跨媒材,在社會民眾的基礎上面,大眾性的理解是很高的,又在這麼高藝術型態,尤其是觀念藝術它來處理這一部分,是難度很高的一件作品,因此獲得高雄獎真的是不意外。它在所有作品中是非常突出的,從頭到尾獲的評審們高票的認同。那其他四件我就不再重複了。整體來講我非常謝謝各位!

另外,我稍微再綜合一下,整個高雄獎我覺得整個質應該是很好的,可以想像在整個展覽拉出來的類項也非常多,剛剛李老師提到的一點就是說,可能有一些材質的邊緣性,高雄獎在初審裡面,先讓我們看到各類,那各類中再去作選擇的時候,選擇難免會有遺憾,可是他是不是一定是弱勢,那個其實是在選擇作品過程中所顯現出來的比較,至少不是所有評審先決定的了哪一個是弱勢,而是彼此之間會形成了比較的狀態,因此我覺得未來展覽時,我個人覺得有一點需要神聖處理。其實有幾件作品,包括剛剛提到人體的部分,可能是在不同的空間展示出來的面貌的時候會有關鍵性的影響,如果複審的意義是在針對原作的部分,那對於這一類的作品,未來能不能在評審的過程中給予他們更好的狀態?有助於複審的精神就是要接近原作的狀態,包括昨天那個攝影作品的擺法,因為空間擺在哪個高度,那件作品的詮釋將會完全不一樣,我們會稍有一點遺憾在這個地方,因為評審的方式在空間上它可能會有一點落差。另外就是在昨天香伶也提到了也許是主辦單位未來可以作參考的,高雄獎如果要有特色的話,可以成為在高雄獎之後的一個延續,就是說要不要提供高雄獎得主一個個展,或者還有什麼樣的引介的方法。可能也算是形塑出「高雄獎」不同於其他獎所考慮的面向。



 

 
Designed by Bijut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