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毛》的壹圓過去與億萬未來!簡述《藝術所得》一作之始末

COVER STORY 當代藝術煉金術 石晉華

《伍毛》的壹圓過去與億萬未來!

簡述《藝術所得》一作之始末

陳宏星

 

 

 

 

 

在概念先行的藝術創作者中,石晉華可說是目前藝壇上最具特色的一位。他獨樹一格的作品,多以「文件」的方式呈現,其中的內容與主題非常多元,從充滿情感的擬人化鉛筆小品「走筆」系列,薛西弗斯(Sisyphus般的史詩巨作《走鉛筆的人》,幽默詼諧的《笑話計畫》,對教育充滿批評的「塗繪讀本」,到異於常理但意義深遠的「相對測量」系列,石晉華作品的面向包羅萬象,雖然文件的基調冷冽,但涵義卻炙熱如火,多帶尖銳的批判觀點,伴隨著濃烈卻內斂的情感。

此次「2010年台北雙年展」邀請石晉華參展,針對展覽精神與欲探討的「藝術生產狀態」,藝術家將提出命名為「當代藝術煉金術」之系列作品,以反諷又風趣的方式,來彰顯藝術價值與藝術價格間的種種錯綜複雜關係。筆者將只針對系列中的第二件作品《伍毛》/《藝術所得》來做探討與分析,且因本人也是作品之(利益)關係人,故本文將分成報導、藝評、廣告三種異質文體進行:

 

 

一、事件經過

話說去年的某一天,突然接到了晉華的來電:

「宏星!報你買一件作品!穩賺的!」

什麼穩賺的?這麼「喝康」!?我在心裡不明就裡地打了好幾個問號。經過晉華仔細地說明之後,果真是百分之百穩賺的!

原來,繼晉華2008年在高雄新思惟畫廊展出了《觀念的代價》之後,又延伸出新的靈感:《伍毛》。但在此先介紹一下《觀念的代價》這件作品,它的故事是這樣的:在歷經了2008年全球性金融風暴後,新思惟畫廊邀請藝術家們製作低單價小尺幅的作品,以刺激買氣,且定價必須在新台幣3萬元(以下幣值若未標示,皆為新台幣)內。但因晉華沒有定價3萬元以下的作品,於是他將一件原本定價12萬元,名為《走筆#24的作品用鋸台切下右下角的1/4,定價3萬元,新作於是更名為《參萬圓整》。至於,3/4的那部分作品則定價9萬元,取名為《玖萬圓整》。這兩件作品各自伴隨一觀念文件,《參萬圓整》的文件只顯現出右下角1/4的部分,《玖萬圓整》的文件則只顯現出左上邊的3/4。但由於上述二文件皆不完整,如果藏家想收藏此「完整的觀念」,則要再出6萬元購買「完整的文件」,顧名思義這件作品就叫《觀念的代價》。結果,《參萬圓整》《玖萬圓整》分別為兩位買家典藏,但他們都沒有花6萬元購買「完整的觀念」。但這結果對晉華而言更有意思,就因為藏家都不願意買「觀念」,恰好顯示作品《觀念的代價》的問題核心。(註1

《伍毛》就是產生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之後,因為在去年2月,新思惟又再次以低於3萬元的作品條件邀展。但這次晉華不是再拿一件作品來切成等值於伍毛錢的部分,而是把一個壹元硬幣直接切成兩半,把其中一半黏在白色的畫布上,簽名,裝裱,然後定價伍毛錢!晉華要報給我買的就是這件作品,但我不能直接向他買,而是要透過新思惟畫廊。此舉當然有其深慮,因為畫廊與晉華間是五、五分帳,新思惟賣掉《伍毛》之後,就要付給藝術家兩毛五,但問題是中華民國現今最小的流通貨幣只有伍毛,沒有兩毛五,所以畫廊拿不出錢來,最後只好與藝術家協商看有什麼方法可解決。此時晉華將要求新思惟去買帕莎蒂娜烘焙坊的「冠軍麵包」(註2),用秤重的方式,切下等值於兩毛五的麵包(屑?),交給藝術家。接著晉華會把這一小塊麵包(屑?)放在一個瓷盤上,拍照之後製作成一份文件,然後展出。

原本事情進行得不錯,我也打電話去新思惟要預購此作品了,但最後畫廊與藝術家之間發生了一些事,沒有繼續合作了,以至於這件作品無法被執行。直到今年,晉華又來電告訴我,說他這件作品會在台南的加力畫廊展出,一切都依原計畫進行,只有原本的冠軍麵包改成以統一麵包來替代。畫廊跟晉華會安排一個切麵包的儀式,在精密電子秤的幫助下,切出等值於兩毛五的麵包屑給藝術家。整個談判協商、切麵包、秤麵包的過程,都會製作成錄像與影像文件。

於是,在3月的某一天,我便開車帶著伍毛硬幣去買這件《伍毛》了。當天見到加力畫廊的負責人杜昭賢女士時,她還特別問我:「為什麼這件作品指定要賣給你啊?」……

 

二、作品意涵

1961年,義大利藝術家蒙佐尼(Piero Manzoni)「生產」了《藝術家的大便》(Merda d\'artista)一作,他把自己的便便,以每30裝一罐的方式,一共封裝了90個罐頭,且上面有各自獨立的編號,並有藝術家本人的簽名。當年他的每件(罐)作品是以等同於黃金的價格定價的。過了46年之後,其中的一小罐(編號18號)在米蘭的拍賣會上拍出了124千歐元的高價,約合當時的新台幣700萬元左右!如果以筆者寫稿的當日(201063)來換算,以金價每盎司1,222美元,美元兌新台幣的匯率為32.12來看,當今一罐《藝術家的大便》照其原始定價的道理來說,應只值新台幣41,535元而已,如今卻溢價168倍!其中6,958,465元的價差應該就是所謂的「藝術光環」造成的吧?這帶著光環的便便可真是不容小覷,因為這溢價就可以買下筆者位於高雄三多路上兩間共80的房屋(可能還有找)!真是所謂的「黃金」變黃金!所以重要的問題來了:到底是高雄的房價太便宜了?還是藝術家的大便太貴了?

現在有謠言盛傳,蒙佐尼《藝術家的大便》罐頭裡面裝的不是大便,而是石膏!說實在的,在沒有一位有錢人肯出面買下一罐打開給大家看的情況下,誰也無法解開這個當代藝術史之謎!但其實罐頭裡面裝了什麼的這個問題,或許跟現存於各大美術館中杜象(Marcel Duchamp的《噴泉》Fountain是不是原作這問題一樣,好像不是那麼重要,因為這跟作品想表達的重點沒有什麼關係。我們都知道,現存的眾多《噴泉》都是所謂的復刻版(註3),因為原作在1917年「獨立藝術家沙龍展」後不久就不知去向了,只留下史提格利茲(Alfred Stieglitz為它所拍的一張照片。但「遺失」或許是最符合「現成物」邏輯的,因為它們看起來就像一般物件,所以搬家時當成垃圾丟掉是很合理的,也因此,《噴泉》被當成一般小便斗而遺失是很正常的。不過,要是現在有人找到這件原作的話,拿到拍賣市場去絕對會創下杜象作品的歷史天價,因為這就好像有人找到耶穌十字架一樣地令人興奮感動!

如果《噴泉》是杜象跟傳統審美者開的一次玩笑,那麼蒙佐尼的《藝術家的大便》則是讓收藏家們從口袋裡掏出錢的一次骯髒玩笑。不可否認,會以等值於黃金的價格去買別人便便的人想起來就覺得可笑,因為實在笨得不像話!但過了這麼多年之後再回頭來看,笨的人是當初看到便便卻沒買的人,要不然現在光是一小罐就可換我家兩間房了!而當初的笨蛋們現在看起來卻都變成先知,且如果蒙佐尼至今還活著的話,一定會懊惱當初自己怎麼沒有多留幾罐……

「幽默」、「嘲諷」、「批判」、「惡作劇」等等面向,是當代藝術發展之前鮮少看到的藝術特質,蒙佐尼《藝術家的大便》可說是集其大成。它跟一般傳統藝術品不一樣,我們不是欣賞它物性的美感,《藝術家的大便》就罐頭跟它的內容物本身而言並沒有什麼可看性,相反地,它讓人感到噁心。但就是這噁心的特質才造成它最大的嘲諷性,嘲諷藝術市場的特殊現象:只要有藝術家簽名的東西,不管是什麼東西,即使是大便,都有人會買!蒙佐尼成功地把自己的便便賣到跟黃金一樣貴,更對比了藝術收藏的盲目與愚蠢性!

 

 

 

  蒙佐尼《藝術家的大便》

 

 

石晉華的《伍毛》跟蒙佐尼《藝術家的大便》有著許多雷同之處,在手法表現及觀念上,都有著當代藝術相近的特質,且內容也都是針對藝術市場的特有現象來批判,只不過結果是以反差的方式呈現。《伍毛》,就物質現象來看,只是一個被切成一半且只剩一半的壹塊錢。雖然做為貨幣的流通性毀了,但這「無用之用」卻讓它轉變成了藝術品。比起直接把一個伍毛錢貼在畫布上的現成物作法,《伍毛》保有了藝術家傳統手作加工的特性,就此作的物性描述而言,能說的大概也僅止於此了。但做為一觀念作品來看,《伍毛》的重點不在於表面的物性現象,它跟《藝術家的大便》一樣,是其後續發生的事件才讓作品變得完整。這兩件觀念藝術的共通點在於,做為一交易商品,它們所產生與衍生出的一連串微妙關係才是作品意義之所在。大便罐頭或切成一半的壹圓都不是作品的終點,而是「關係事件」的開端。它們牽引著一系列的連鎖反應與意義,是這些後續的發展讓作品在其預設的文本中產生價值與觀點,進而帶給人反省與反思。

石晉華的《伍毛》雖然也是對藝術市場提出某現象的觀察,但是從結果論的角度來看,則是完全跟蒙佐尼《藝術家的大便》相反的。如果蒙佐尼《藝術家的大便》是一次「嘲諷」的話,那石晉華的《伍毛》看起來比較像是「感慨」,它所感慨的是在現實生活裡,藝術家不一定能靠自己的作品維生(因為只擁有「麵包屑」),畫廊也不一定會賺錢,但收藏家在很多情況下都是獲利甚豐的。以我自己為例,即使我最後把《伍毛》只以一塊錢轉賣,也等於賺了一倍!但就藝術家的立場來看,光就壹圓硬幣的加工、裝裱、運輸等等加上時間與智慧成本,《伍毛》的實際付出絕對超過其定價的一萬倍以上!換言之,石晉華是賠本在做藝術的。但還好的是,《伍毛》在這一連串的事件之後,會被石晉華做成一份文件《藝術所得》以描述記錄《伍毛》衍生出來的所有發展。這份文件當然不會是以伍毛的定價售出,只希望它能讓藝術家賺到一點補貼家用。

就藝術哲學的觀點來看,《伍毛》與《藝術所得》間的存在關係是很有趣也很值得探討的:它們究竟是兩件作品?還是同一件作品?如果我們把《伍毛》視為作品的話,那《藝術所得》是什麼?是《伍毛》的後設作品(meta-work)嗎?但如果我們把《藝術所得》視為最終作品的話,那《伍毛》又是什麼?是作品中的作品嗎?還是《伍毛》與《藝術所得》間的關係其實只是作品與紀錄文件間的互補關係?由於篇幅的關係,此問題就只能留給讀者們自己思索了。

 

三、工商時間:

其實,第一段的故事還沒說完:當加力畫廊負責人杜昭賢問為什麼《伍毛》指定要賣給我時,我微笑著,但沒說出真正的理由。

晉華之所以會「讓利」給我,除了我是他在高雄比較聊得來的朋友之外,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我還背負著對《伍毛》的一項任務。當初我們聊起《伍毛》這件作品時,我最後跟他說,即使《藝術所得》文件做好了,作品也還不算真正完成,因為我覺得《伍毛》意義之完全彰顯,是要等到收藏者,也就是我,把它的藝術價值確立,最後並以超高價轉手獲利了結之後,此作才有了真正完美的結局。只有這「猶大的背叛」行為,最後才能把晉華(藝術家)的處境送上十字架。

如果當初猶大只為了30個銀幣就把耶穌給出賣了,那麼即將背負罵名的我,希望獲得的代價要高一點。所以如果有眼光獨到、精明睿智的收藏家願意以1,000萬倍的價錢收購這件當代藝術精品的話,請透過《典藏.今藝術》雜誌跟我聯絡,謝謝!

 

 

1:此作將以「當代藝術煉金術」之首部曲出現在「2010台北雙年展」之中。

2:新思惟畫廊與帕莎蒂娜烘焙坊為同一老闆之關係企業,其冠軍麵包乃著名麵包師吳寶春得意之作,一個要價350元!!!

3:一共重製過11件。其中有八件是杜象在1964年授權給須瓦茲(Arturo Schwarz)依據史提格利茲(Alfred Stieglitz)的照片重做的。

 



 

 
Designed by Bijut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