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美術》190期│石晉華訪談
內文摘錄:

...它們都是以鉛筆的耗損與筆觸,隱喻人生的無常與作為。《橫渡336 米》是特別為你們「書中美術館」構思的,是想讓每一本書都成為獨一無二的作品,時間,2 個月。《走鉛筆的人》是一件我個人想做的事,是我個人的一個懺悔法門,時間,20 年。二者在緣起、目的、形式、規模、時間上很不一樣,但我同樣用心。我總覺得在創作過程中的發現與領悟,是藝術家最大的安慰與收穫,一件作品的最佳結果,其實是順著它觀念、構想、工具、材料的天性去做,才會有對的、恰當的結果。...

© 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Designed by Bijut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