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作品集 評論 簡歷 近期及未來


English


  一直想找一個豐富、多元、比例恰當的城市,像紐約市就是一個合適的例子,在這個城市堙A我將把我的身體當作工具,以我的方法去測量這個城市的建築、街道、公園、橋樑、、、。這個計劃目前暫定做「曼哈頓計劃」。

  我將會制定自己的單位,比如說:拋擲一隻Nike的運動鞋,這個距離我稱它為一個“Nike”。如果我要測量中央公園周圍的長度,我可以繞著中央公園拋擲我的Nike,結果可能是350個“Nikes”,而這就是中央公園一周的長度。

  我也可以直接以我的身體去丈量城市,好比Brooklyn Bridge,用粉筆畫下我身體伸展所達的長度,在累計以後,答案可能是500下,然後我可以宣稱Brooklyn Bridge的長度是500個“完全伸展的我”。

  我對尋找所謂的「邊界」與「中心」亦很有興趣,如果Manhattan的邊界隨著河水的起落從來沒有固定過,那麼Manhattan的面積將會是一個謎。我認為我可以以文件攝影的方式,表達領土與邊界的不確定性。

  我也願意將我個人的生理限度反映在測量上,比如,我可以先把小便解乾淨,然後喝下一公升的水,開始開步行,直到我再也忍不住小便為止,這段步行的距離,就叫“一公升清水變為尿水”的距離。

  在我的操作下,整個城市將成為展場空間,而理解這些行為的脈絡將在“社會的”與“藝術的” 觀點之間擺盪。最後,我希望能把這些測量製成一些身體的地圖與模型。相對於一般度量衡的標準化與客觀化,這個計劃案在策略上是以個人化、隨機性去顛覆「測量」這件事,中心與邊界的模糊則挑戰主體性的存在。時間與距離在這個計劃中將轉變成想像、比喻或詩意。

 






Designed by Bijutsu